历史遗迹
首页 组织机构 满族历史 宗教信仰 民族风情 历史遗迹  名人榜 特色服饰 饮食习惯 家谱 组织活动 联系我们

一位德国人的满洲语寻访记

发布时间:2010-12-11 阅读:7158 次
25岁的德国满学学生弗里德里希对满语情有独钟,他两年时间里,一边旅行,一边在中国寻访满语和满族文化留下的痕迹。2007年夏季,前往科尔沁草原满族聚居村落的旅行让他终于如愿以偿。
               
               
            8年前,19岁的我进入柏林洪堡大学学习汉学,当时这在我的朋友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当时汉学在高层次的德国人看来,也无非是“孔子说”、“孙子兵法”和“周易风水”等等,更别提还有很多人连中国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在我读书的几年间,中国经济形势持续升温,两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交往越来越多,“中国研究”在德国竟然成了逐渐被人熟知和接受的专业。              
                
            但是25岁的我再次被人嘲笑为怪人,因为我的研究课题没有选择最容易突破的经济或国际关系,而是选择了满语——这门已经面临消失的语言,可能在中国生活的满族人也没有几个会说了。为了寻访满语,我开始了为期两年的中国之旅。
               
                北京城里无处觅
               
                北京城是清朝时的皇城,皇城根儿下生活着满族后裔上万人,其中老北京人里还有很多是地道的旗人。所以我寻访满语的第一站落脚在儿。              
                
            初到北京的我兴奋无比,当时看到紫禁城的雄伟和颐和园的秀丽,看到那么多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终于身处我研究了那么久的古国,迫不及待想要跟人交流。书上说,老北京都住在内城的胡同里,可是当我真正串胡同、喝豆汁跟老北京人“套磁”的时候,他们的回答印证了书上说的另一句话:北京话中有很多满语元素。有些大家习以为常的词语,其实都是满汉融合的过程中添加进来的,比如形容一个姑娘长得漂亮、身材好,地道的北京人会说这妞盘儿亮、条儿顺。在饮食中可能体现得更加明显,九门小吃里的艾窝窝、奶饽饽、萨其马,这些都是典型用满文命名的甜食。德语是很硬的语言,而我听到的北京话既生动又有节奏感。可惜我始终学不好北京话里的儿化音,也是一种遗憾吧。来中国之前搜集的资料里有一个满文书院,1984年建在了东皇城根儿小学附近,跟别人打听却没人听说过,据说是主办人年事已高,书院已经无力继续下去了。                
                
            京城里四处散落着满语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但是我想要寻找的是一个还在使用满语的环境。当人们还能使用某种语言顺畅交流的时候,它才是活着的。我决定申请延长签证,在中国多呆一段时间。             
                
            经过洪堡大学教授的推荐,我在北外找到了一份德语外教的工作,主要是与德语系的学生们一起练习口语。有一天上课时,学生问我为什么来中国,我说是来寻访满语的,那个额头宽宽的女孩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说她也是满族人,也希望能够学习自己民族的语言,而且她听说中央民族大学就有专门的满语研究机构。苦于一直没有进展的我突然像是找到了突破点,下课就跟着她奔向中央民族大学。
                             
            说明来意之后,民族大学满语研究院的老师很遗憾地向我们介绍了现在国内满语的环境,就像外界报道的那样,现在将满语作为母语来使用的地区寥寥无几,而且使用者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很多也只能对话,并不识字。我说想要去满族聚居地寻访这些人,他介绍说:“现在最著名的应该还是齐齐哈尔的三家子村,那里现在还有学校在教授满语。不过在游牧民族散居的科尔沁草原上应该也有几个满语村庄,那里曾是叶赫那拉氏的故乡呢。”听完他的介绍,我突然有了一个计划:先慢慢跟随这位老师学习满语,等到六月学校停课时,就可以背着包行游大草原了。
               
                科尔沁草原的萨满
               
               
            六月初乘火车离开北京,从北京站乘2189次列车赴乌兰浩特,火车奔驰在绵延群山和平原之上,窗外的风景在悄然变换着,睡梦中奔驰的列车早已把我带向想象中的辽阔草原。
               
               
            在火车上遇到了很多热心人与我攀谈,我一开始说中文还有点儿跟不上,只好一直微笑着应答。我说我是来寻找会说满语的人,有个老人竟然向我竖起大拇指,他说很多满族人都已经遗忘了这门语言了。大家慢慢聚拢在我的座位旁边开始讨论起科尔沁草原和少数民族文化,“科尔沁”是个蒙古族的名字,意思是最终于皇帝的部落,这里散居着蒙、满、赫哲等民族的村落,据说这里曾是清朝孝庄文皇后的家乡。               
                
            人们都说我是在最好的时节来到科尔沁草原的。这里湖泊像是散落的星星,每一个湖都不大,却能连成串,周围有小片湿地,从远处山坡上看像是有一层薄纱一样的湿气笼罩着。夏季是放牧的好时节,我就意外拍到了一群小羊过河的景象,大草原就像丝绸一样平坦而柔软,小羊像是卷入其中的珍珠,慢慢滚动着。我找了一个当地的满族小伙子小金做导游,他说这里原来还栖息着很多珍稀鸟类,他爷爷放牧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仙鹤饮水、白鹭翱翔,到他小的时候基本上就看不到了。说起这里的沙化和荒漠化,小金的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由于气候和过度放牧的原因,草原在逐渐缩小,实在让看到的人很难过。
                
            小金带我来到一个满族聚居的村落,这里的房子都很有特色,远远就看到了一幅油画般的场景:瓦蓝色的天空下,有一座水红色屋顶的小木屋,房前盛开着灿烂的向日葵,木栅栏上盘着五颜六色的牵牛花,屋后不远处就是一片金黄色的油菜花。这样安谧的小屋我曾在法国南部海边看到过,但是在中国却是第一次发现。
               
               
            我们投宿在小金的岳父家里,在满族的文化中姑爷(也就是女婿)是有着很高地位的,一般家里的西炕头是供奉祖先的,其他人把帽子放在上面都不行,但是姑爷上门可以坐在西炕头上喝茶饮酒,进门前小金有些得意地跟我说。小金的岳母特意给我们准备了满族名吃——粘豆包和白肉血肠。粘豆包跟我在北京吃过的饽饽差不多,记得民族大学的老师曾说过,满族人喜欢吃酥和粘的食物。白肉血肠我曾在很多地方读到过,端上来的盘中红白搭配、非常好看。不过我一直对肠子一类的东西敬而远之,我看小金倒是吃的很开心,想必一定很好吃吧。                
                
            饭后小金一家人盘坐在炕上,大叔拿起一个小筐开始卷烟,我们聊起了满语的话题。大叔说80年代的时候有过人口普查,那个时候这个村里还有十几个老人会说满语,他们基本上不认识汉字或是只会说单个的汉语词汇,那时候满族老太太喜欢抽着烟晒太阳,她们说得就是地道的满语。20多年过去了,老人基本都不在了,他们的后代基本接受的都是汉语教育,所以家里老人不在了基本也就不说满语了,语言这东西放下就忘记了。大叔说,村东头住着一个萨满,不如我们去问一问他。              
                
            萨满教是北方游牧民族广泛信仰的一个原生宗教,没有教义、崇拜多种神灵。萨满是通灵者,所以每个部落里都有一个祖传下来的萨满家族,老佟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男子,却是这一带大家信服的萨满,他说自己跟那些“跳大神”给人看病的萨满不一样,他的祖辈可是组织大型祭祀活动的主祭司。他说祖传的萨满都有自己的口诀。念口诀是烧香祭祀中最重要的一个程序,这个是绝对不外传得。他举了一个封刀咒的例子,说古时满族骑兵出征要带着萨满法师,如果受伤,萨满念着口诀封上一条封刀咒,三五天之内就能痊愈,这口诀就是家传的精髓。当然经过了历史的淘汰,当年认为是神技,现在却成了巫术,慢慢也就流失了。
               
                说起满语来,这位萨满还真不含糊,我自学的几句日常对话竟然在这里第一次有了回应!
               
                我:“gucu si saiyuun?”(朋友你好吗)
               
                萨满:“sain!”(好啊)
               
                我:“si manju hergen be bahanambio?”(你会满文吗)
               
                萨满:“bi anggai gisun bahanambi,bithei gisun  bahanarakv。”(我会说,不会读和写)
               
               
            满语属于黏着语,与汉语很不同的一点是它没有声调,所以对于我们这样的老外来说更好学。满语有6个母音,22个辅音,母音分阳、阴、中三性,同性母音互相和谐,辅音也有和谐现象。另外还有10个用于拼写汉语词汇的特殊字母。对于研究满语的人来说,这样初级的材料都要费尽千辛万苦才能找到,是不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告辞时,他为我们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就像是为出征的壮士送行,要送我们一把箭,萨满口中哼着神歌,小金给我解释大概是这样:箭身本是犀牛角,箭弦本是老龙筋,箭头本是炉中铁,千锤打万锤掂。
               
                鹰屯满族人家
               
               
            书上曾这样介绍满族人的生活:很久以前,在单纯而圣洁的北方,生活着一群猎人,他们沉稳,务实,坚韧,强壮,拥有像鹰一般的目光,能够洞穿事物的本质,他们的心炽热而天真。骏马,雄鹰是他们忠诚的伙伴。               
                
            旅行中的一天,我借宿在吉林市一位满族老乡赵大伯家里,他是远近出名的鹰把式,曾经上过很多家电视台的节目,因为他继承了鹰屯祖祖辈辈都会的一项手艺——抓鹰,传到他这里已经是第13代人了。赵大伯很骄傲地跟我说起这个村落的历史:这里曾经是努尔哈赤指定过捕捉和驯化猎鹰的小村落,当年曾往出征关内的军队里输送了很多猎鹰,这使得满族军队更加骁勇善战,鹰屯因此得名。               
                
            因为我去的季节不对,赵大伯没有带我去山上抓鹰,他有一片很平的土地,抓鹰时常拿一只活鸽子作诱饵,躲在不远处的帐篷里观察鸽子的动静,然后要耐得住性子等鹰飞来。现在鹰越来越少了,常常要这样等上几天。清早起来,赵大伯带我去他家院子前面的空地驯鹰。他用羊皮包住胳膊,鹰脚上绑上了绳子,他嘴里喊着:“这!这!”只见一直警惕地四处张望的猎鹰展开翅膀向他飞来,然后稳稳地落在了赵大伯肩膀上。按照满族习俗,捕来的猎鹰总是在冬天农闲时大显神威,到了来年春天必须要放归山林,让它们去繁衍下一代。赵大伯就这样放走过30多只鹰。
               
                赵大伯的子女已经生活在长春,暑假把已经读初中的小孙女送回来跟爷爷生活一阵子,家里人按照满语习惯叫她:nio
            nio(妞妞)。她上的是专门的满族中学,里面很多都是满族孩子,老师上课说的是汉语,不过每周有一次选修课可以学习满语,由一位已经退休了的老师教给大家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和几首较为流传的满语歌曲。她跟我打招呼的时候就用了满语

si saiyvn(你好)。              
                
            刚开这门课的时候,妞妞班上几乎所有的孩子都选择了满语课,但是第一节课回去有一半的人放弃了,第二节课回去又有几个人放弃了,最后坚持学习满语的只有三五个孩子,都说学了没什么用,也没处跟人说去。我好奇地问她为什么这么喜欢上满语课,她很简单地说:“老师会教我们唱满语歌,妈妈答应我了,坚持学下去就给我订做一身漂亮的旗装,这样我就可以过年的时候回来给奶奶爷爷表演一下了。”赵大伯跟我说了他的理解:“让孩子有个地方接触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化,没准儿真培养出几个有兴趣的,满语以后就靠他们了。”这些学校的满语教育重点不是让学生们认识多少满族文字,会说多少句满族话,而是通过这种形式,让他们开阔眼界,弘扬民族传统文化。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了有半个月的时间,这里的夏天让人感受不到炎热,清晨四周的山坡开满鲜花,雨后山谷里会有细细涓流,有时候我一个人走到山里,学着吼几句满语,看树上的鸟儿扑腾着翅膀四散惊飞,真希望从山林里走出一个懂得满语的老人,让我跟他学习到活着的满语。
               
               
            带着遗憾我回到了北京,遍寻不到的满语让我觉得有些失落,口头语言尚且如此,满文可能就更是鲜有人通晓了。在欧洲的很多图书馆和资料馆里都有满语的文献,如果可以破译出来将会是多么丰富的遗产啊,很可惜它们已经成为无人能懂的天书,默默保守着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尊严和秘密。


爱新觉罗家族的女画家
作家关捷:一个在宽路上阔步的人
无笑女人成长为教女人微笑的教师
肇恒玉
启骧
 
· 通知:2016年11月...
· 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会照片
· 参加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
· 参加黎明满族联谊会照片
· 2016年 满族联谊会...
· 黎明公司满族联谊会持续...

中国版权归 沈阳市满族联谊会 所有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南关路122-1号 

QQ群:36843671     E-mail:sy_hom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