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遗迹
首页 组织机构 满族历史 宗教信仰 民族风情 历史遗迹  名人榜 特色服饰 饮食习惯 家谱 组织活动 联系我们

《星源集庆》及其史料价值

发布时间:2010-12-18 阅读:2318 次

《星源集庆》及其史料价值

 

 

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兼历史学院

 

杜 家 骥

 

 

    《星源集庆》是记载清朝皇家人口的一种谱牒,主要记近支宗室成员,由管理皇族事务的宗人府每年缮写,年初送入皇宫中,以备皇帝(或皇太后)阅览,年底领回,次年年初再将新修之本送入宫中。如此年复一年,直到清朝灭亡后溥仪小朝廷在宫中之时,仍在续修。宗人府因此积攒了累年的《星源集庆》册牒。1924年溥仪出宫。次年,民国成立故宫博物院,下设文献部,负责收集、保管清朝档案,包括《星源集庆》在内的宗人府档案也随即移入故宫博物院,但仍有一些流落于社会。早在40年前,松村润先生曾写过《关于星源集庆》一文(收《岩井博士古稀纪念论文集》,昭和三十八年六月,东洋文库发行。),介绍静嘉堂文库所收藏的六帖()《星源集庆》及相关情况。笔者所撰这篇小文,主要介绍今(北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其前身最早即故宫博物院文献部)所收藏之宗人府全宗《星源集庆》。松村先生是我非常钦敬的前辈,拙文聊作续貂。

一、《星源集庆》对皇家成员的记载形式

 

    《星源集庆》是皇家族谱《玉牒》的一个别类,出现较晚,它是参照《玉牒》的记载形式而形成的,所以欲明了《星源集庆》,首先有必要将《玉牒》作简要介绍。

    《玉牒》是记载皇家成员简况的主要册籍。以记述格式分,有横格,有竖格,分别称为横档,直档;以记述文字分,有汉文,有满文;清皇族因按照与皇帝本支血缘之远近而分为宗室、觉罗两部分,所以《玉牒》也将这两部分人分别编纂成册,宗室之《玉牒》册用黄色封面,觉罗之《玉牒》册用红色封面。

    横档《玉牒》的横格是用来表示辈分的,以格的上下次序排列辈分,皇族成员按各自辈分被记在相应的横格之中,父之格下记其子,子的下格记孙。每人所记内容很简单,皇家所生之女性也不列入这种横档《玉牒》之中。

    直档《玉牒》是将同辈之人集中在一起登载,或一辈一册,或两辈、几辈人合为一册,男女皆记载,分别成册,如:《列祖子孙直档玉牒·太祖辈诸子》,是记太祖努尔哈赤、穆尔哈齐、舒尔哈齐、巴雅喇兄弟几人之子,先记“太祖高皇帝”并下标儿子几名,以下由右到左,按诸子长幼,依次记第一子褚英、第二子代善……。以下穆尔哈齐诸子也是如此排列记载。《列祖女孙直档玉牒·高宗及弘字辈诸女》,则是记高宗弘历及弘昼、弘晰、弘晟、广禄(康熙皇帝皇兄福全之孙)、锡保(代善后裔)、丰纳亨(舒尔哈齐后裔)等等同为弘字辈宗室的诸女,也是在其人名下,标其女儿几名,再由右往左,按这几名女儿出生先后,依次记第一女、第二女……。两辈或几辈人合为一册者,实际是将各个一辈一册之《玉牒》按辈分先后合在一起的合册,有《列祖女孙直档玉牒·太宗、世祖辈诸女》、《列祖子孙直档玉牒·太祖至高宗辈诸子》等等名目。直档《玉牒》所记某子或某女,每一名占一坚格(直格)或几竖格(直格),无论该子、该女是成年还是夭殇,即使出生当日便死去者,也序齿排行,予以登录。直档《玉牒》所记内容也较详细,除列示出所记之人是谁之子或谁之女,兄弟、姐妹间的排行,以及爵职、位号外,还记他()的出生年、月、日、时辰,生母姓氏、生母的身份(嫡妻、侧室、媵妾),生母之父的姓名、爵或职。若该皇族成员是男性,再记其封爵、授职,升迁罢黜及奖惩情况,最后记卒年、月、日、时辰,享年得岁,妻妾之姓氏。若是女性,记其何时定婚,何时出嫁,丈夫姓名,有的还记丈夫的爵职,丈夫之父的姓名、爵职,丈夫或丈夫之父所在的旗或蒙古部落;该女性若受封,记其所封位号,如××公主、××格格(郡主、县主、郡君、县君、乡君)、奖惩情况,最后记卒年、月、日、时辰,享年得岁。

本文介绍的《星源集庆》,则是将横档《玉牒》以横格记辈分的格式,和直档《玉牒》所记某子、某女的较详细内容结合在一起,而形成的一种谱牒记载形式,它也不象《玉牒》那样将分页合订成(),而是长长一纸折叠成册,每一纸之册,记某皇帝之子或女,或者是某皇帝之子的诸子孙或诸女孙,就是说,它是以某皇帝为系统,将各该皇帝之子或子孙,或者他的女孙,以横格上下次序排列其辈分,较详细地记录每个人的生平。所以《星源集庆》是兼具横档、直档两种《玉牒》功能的谱牒。1938年所修之《爱新觉罗宗谱》,实际就是采用了《星源集庆》这种形式,以横格列辈而记直格内容。只是《爱新觉罗宗谱》仅记男性,而无“列祖女孙”(该书主体之七大册)。而《星源集庆》则男、女均记载成册()。记载形式见后所示。

二、《星源集庆》之由来及记录范围变化

    《星源集庆》自嘉庆朝才开始出现,记录范围仅及乾隆皇帝的子孙、女孙。最初只用满文书写,嘉庆二十二年(1817)以后改用汉文,而不用满文。以上情况由《宗人府则例》所记得知:

嘉庆二十二年,玉牒馆总裁和硕肃亲王永锡面奉谕旨,著按照宗人府每年所进十六房清字横格式样,敬谨添写皇上位下,及十六房汉字男、女横格各一分,钦此,遵旨恭办进呈收存大内。并奏明,每年于封印时,由内领出旧本,将应行添改之处,另缮新本,敬谨增入,于次年开印后,仍送交大内收存。至向来所办清字横格,即毋庸另行缮写,等因。嗣于是年恭领新修汉字横格时,于卷帙签上奉有“星源集庆”四字,以后按年皆遵照所奉字样,敬书如式。[1] 

 

这段史料中的所谓“十六房”,是指乾隆皇帝的十七个儿子除去当朝皇帝嘉庆帝(乾隆帝第十五子)本支,共十六房()。由这段文字可知,嘉庆二十二年以前,每年都要将乾隆皇帝这十六个儿子的后裔,用“清字”即满文以横格记录,进呈“大内”即皇宫之中。自嘉庆二十二年起,将嘉庆皇帝及十六房的子孙、女孙,仍按横格记录,但改用汉字,男女分册,各记载一册进呈,不再用满文。因为这一年所进呈之册牒,宗人府在领回时,嘉庆皇帝已于卷帙签上写有“星源集庆”四字,且此后如式照写,因而嘉庆二十二年以后这用汉字横格书写的男女册牒,便称作《星源集庆》,而且只有汉文本而没有满文本,现在所能见到的,也是这种汉字横格男女分册的《星源集庆》,而以前的满文横格十六房记载帖册,迄未发现,北京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集中收藏的宗人府全宗的其他散档案中也未见收藏。

嘉庆二十二年后的纂修制度是与以前一脉相承的,皇帝要求宗人府将其父皇派衍下之各支子孙男女情况进呈,主要当是为了解近支宗人,以备指婚、册封等等,尤其是指婚,因当时的指婚,主要是近支宗室子女,而且每年办理一次。嘉庆帝要求宗人府每年在官署放年假——封印期间也即十二月下旬至次年正月二十日左右以前[2],将领回的旧本,添写新情况、新年龄,缮为新本,新年正月开印以后将新本送入皇宫,大约就是出于上述需要。

    道光十九年(1839),《星源集庆》的记载范围发生变化,据载:

道光十九年九月初七日,宗令多罗定郡载铨面奉谕旨:著将《星源集庆》内十六门支派撤下,嗣后恭修之时,毋庸叙入,钦此。 [3] 

 

从此,每年所进呈的《星源集庆》不再记载乾隆皇帝十七个儿子中除嘉庆皇帝一支之外的十六个旁支(即十六房)之人,只记嘉庆皇帝本支一人诸子也即道光皇帝与他的兄弟几人的子孙、女孙。

 

    道光三十年(1850),记载范围再一次改变:

道光三十年二月十三日,宗令多罗定郡王载铨面奉谕旨:著将《星源集庆》内恪亲王绵恺等门支派撤下,嗣后恭修之时,毋庸叙入,钦此。[4]

 

道光三十年二月,道光帝之子咸丰皇帝已经继位,他是遵照道光十九年以后《星源集庆》的记载原则,谕令宗人府宗令(掌宗人府事之最高职官)郡王载铨:以后纂修《星源集庆》,再将嘉庆皇帝的其他皇子绵恺等人的支派作为旁支,撤去,只保留道光皇帝本支,也即只记他和他的皇兄弟几人的子孙,女孙。

    明了《星源集庆》的记载范围及其几个时期的变化,对认识其史料价值、查找利用,都是有利的。现存《星源集庆》,也正是这不同记载范围时期的作品。

三、北京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星源集庆》简介

 

    北京故宫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其《宗人府全宗》档案的《星源集庆》,共编155号,其中第3958号这20号,为宗室王公章京袭次表册、觉罗世袭官员名册,也即“皇册”,并非《星源集庆》,因与《星源集庆》一样,每年由宗人府改修,进呈大内,旧本存府,后来与《星源集庆》混在一起编号,所以除去这20号,实有《星源集庆》135号,每一号或1册,或1函,以函装者4-6册不等,通计约207册。最早的为嘉庆二十三年所修,最晚的为宣统十七年(1925)所修。以下按纂修阶段,对所藏《星源集庆》册籍作简要介绍。

    1)道光十九年以前所修者。此阶段所修《星源集庆》,记乾隆皇帝十六个皇子及嘉庆帝本支共十七房()的子孙、女孙。

    现藏嘉庆朝所修两册:嘉庆二十三年修《高宗纯皇帝后裔女册》(59)、嘉庆二十五年修《乾隆皇帝后裔生男册》(001),这类册籍名称,都是档案整理、编目者所拟,并不统一规范,但大致能反映出该册《星源集庆》的记载内容范围。如这两册,都是记乾隆皇帝的十七个儿子的子孙或女孙。这十七个儿子是:嘉庆皇帝(十五子)(长子)永璜、(次子)永琏、(三子)永璋、(四子)(五子)永琪、(六子)(七子)永琮、(八子)永璇、(九子)殇,未命名、(十子)殇,未命名、(十一子)(十二子)永璂、(十三子)永璟、(十四子)永璐、(十六子)殇,未命名、(十七子)永璘。由永璜至永璘这16个儿子称为十六房,即使殇而未命名或命名后殇、未殇但无子女者,也都列入,各作一房。

道光朝十九年以前所修乾隆帝派衍之下子孙、女孙不同名目的《星源集庆》册籍,除上述嘉庆朝两册,其道光朝所修,现存有道光二、三、四、五、六、七、九、十一、十二、十三、十五、十六、十七年等年份的,如道光二年修《道光皇帝本支生男册》(002)、《道光皇帝本支生女册》(003)、《乾隆皇帝后裔生女册》(004)、道光三年修《仁宗皇帝五子所生之女册》(61)、道光四年修《嘉庆帝后裔生男册》(153)……道光十五年修《乾隆皇帝后裔生女册》(79)、《嘉庆皇帝之子生男册》(80)、道光十六年修《嘉庆皇帝之子生男册》(83)、道光十七年修《乾隆皇帝后裔生男册》(005)、《道光皇帝本支生男册》(006)、《道光皇帝本支生女册》(007)等等。以上《乾隆皇帝后裔生男册》或“生女册”,仍是按十六房记载,参阅下表,每房皇子,下格列其子,各子下格列其孙……;女册,则在每房皇子下格列其女,诸女之后同格之内,列生有女儿之子,该子下格列此子所生之女(即某房皇子之孙女)……。

 

:《星源集庆》记载格式如下。

 

嘉庆二十五年修《星源集庆》001号《乾隆皇帝后裔生男册》

 

 

子一

 

子一

 

共七横格,下略

 

文本框: (以下至第十六房略)文本框: 第二房文本框: 第一房
和硕定安亲王
永璜
文本框: 今上皇帝嘉庆万万年文本框: (第二子以下略)文本框: 第一子(爵名)
绵德
………………
………………
文本框: 皇长子未赐名
…………………
…………………
皇次子和硕智亲王
绵宁
………………
………………
文本框: 皇三子多罗惇郡王
绵恺
………………
………………
(以下后子略)
文本框: (绵德子奕纯略)文本框: 第一子(爵名)
奕缵
………………
………………
文本框: 第一子多罗贝勒
奕纬
………………
………………

 

 

 

女二

 

女三

 

女一

 

女七

 

共七横格,下略

 

文本框: 第五房
和硕荣纯亲王
永琪
文本框: ︵第六房以下略)文本框: 第一房
至   (略)
第三房
第四房
和硕履端亲王
永珹
文本框: 第一女
………………
………………
文本框: (下略)文本框: 第一女
…………………
…………………
第二女县主
…………………
…………………
第三女县主
…………………
…………………
文本框: 多罗贝勒
绵惠
文本框: 第一女
…………………
…………………
多罗贝勒
奕纶
文本框: 第一女
…………………
…………………
(以下诸女略)
道光二年修《星源集庆》004号《乾隆皇帝后裔生女册》

 

 

 

因每次新本,均将旧本所记之人照抄下来,所以越是后修者,所记人数越多,内容也越多。有的册籍不记皇帝本支,而以另册记皇帝本支子孙、女孙,如《仁宗皇帝五子所生之女册》、《道光皇帝本支生男册》等。

 

2)道光十九年至道光三十年所修。这一阶段将“十六房” 撤出,仅记嘉庆皇帝本支,为嘉庆帝诸子:道光帝(次子)(长子)殇,未命名、(三子)绵恺、(四子)绵忻、(五子)绵愉等兄弟几人的子孙、女孙。有一部分仍是道光帝本人之子孙、女孙单独成册。

    此阶段所修,现存道光二十、二十三、二十五、二十七、二十八、三十年诸年份册籍,及名为“道光二十几年修”的一函4(155)。如:道光二十年修《道光皇帝所生之男册》(84)、道光二十五年修《嘉庆皇帝之子生女册》(87)……道光三十年修《嘉庆皇帝之子生男册》(95)、《道光皇帝所生之女册》(93号)等等。

   (3)道光三十年二月以后至宣统十七年所修。道光三十年,其二月已过年假,各官署已经开印,宗人府交进新本,咸丰帝谕令次年所修也即咸丰元年修缮后的新本,将“恪亲王绵恺等门支派撤下”,此后,嘉庆帝派衍下的绵恺、绵忻、绵愉及未命名之长房这4(3)的子孙、女孙,便不再记载,仅保留道光皇帝诸子的子孙、女孙,也即咸丰皇帝和他的皇兄弟们的子孙、女孙,共9房:咸丰皇帝(四子)(长子)奕纬、(次子)奕纲、(三子)奕继、(五子)(六子)(七子)(八子)(九子)。因为咸丰帝以后的同治帝、光绪帝、宣统帝均无子女,所以从咸丰元年至宣统十七年这70余年间所修的《星源集庆》,主要是道光、咸丰二帝后裔,而咸丰帝一女二子,两个儿子中,一子夭殇,另一子同治帝又无子女,所以实际上绝大部分册籍是记道光皇帝诸子女或诸子的子孙、女孙,历经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几朝年年纂修,只是不断增续道光皇帝诸子的子孙、女孙,档案编名为《道光皇帝之子生男册》、《道光皇帝之子生女册》等等,其中宣统朝所修辈分最多、人员最多,内容也最多,道光帝诸子孙,按字排辈为奕、载、溥、毓、恒、启……,有的册籍已记到毓字辈、恒字辈之人。个别册籍为《咸丰皇帝所生男册》、《咸丰皇帝所生女册》,实际仅记一两个人,该册其余折页,均为空白,甚至还有均为空白之册。这70余年中,咸丰、同治两朝所修保存较全,仅缺个别年份,光绪朝所修,保存有光绪元年至五年、光绪二十八至三十四年的。宣统朝所修,缺五年、九年、十四年、十五年几个年份的。同治、光绪、宣统三朝所修当朝皇帝本支分册,因这3个皇帝均无子女,所以该册都只是用明黄色绢上写红字“今上皇帝同治万万年”、“今上皇帝光绪万万年”、“今上皇帝宣统万万年”几字,其余折页全是空白。

四、《星源集庆》的史料价值

 

    《星源集庆》与《玉牒》都是记载清皇家人口的册籍,它的史料价值也只体现在这一记载内容上,评介其优劣,则有必要将二者进行对比。

   《星源集庆》所记只是乾隆皇帝本支的后裔子孙、女孙,而《玉牒》则记整个皇族人口状况。记载范围窄,是《星源集庆》史料的局限性也即它的主要缺点所在。

    其优点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星源集庆》综合横档、直档两种《玉牒》之功能,列示某一皇帝、每个皇子的子孙、女孙,既可以看出每房()几辈人的辈份关系,又有每个男、女的较详细的生平。

    (二)、《星源集庆》每年修一次,这一年在世者,其名字用红笔书写,去世者用墨笔书写(女性不记名字,分别用红、墨笔写“第×女”),可以据此而得知嘉庆末年以后十六房近支宗室或皇室子女每年的在世人口总数,以及每年的人口增减变化情况。而《玉牒》每十年一修,不便得出这种数据。每年纂修,也可及时记载而保留下某些资料。

    (三)、每个人所记内容较多。《星源集庆》关于每个人的生平记述,虽然类似于直档《玉牒》所记,但因为是每年续修,而《玉牒》是十年一修,所以同是一个人,二者所记内容不完全相同,不少人物,《星源集庆》所记较多。笔者曾将同一个人物进行对比,如道光皇帝嗣孙载治,为乾隆帝第十一子永曾孙,过继道光帝长子奕纬为嗣子,其生平,分见于《列祖子孙直档玉牒·文宗及奕字辈诸子》(004号《玉牒》),《星源集庆》的《道光皇帝后裔生男册》(009),均为光绪后期所修,载治均为墨书黑名(载治死于光绪六年)。而《星源集庆》所载,则多出以下内容(引号中文字是《玉牒》中没有的)

    (1)同治十一年九月赏食郡王双俸,是“钦奉慈安皇太后、慈禧皇太后懿旨”。同治十二年十二月“奉上谕,明春恭逢慈禧端康颐皇太后四旬大庆,多罗贝勒载治著赏银二千两”。

 

    (2)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奉旨著代亲王进内大臣班,并带领豹尾枪差事。光绪元年十二月,奉旨管理值年旗大臣”。

    (3)光绪三年五月“奉旨管理袷祭太庙及近支婚嫁事务。八月奉旨署理正蓝旗满洲都统。十二月奉旨管理值年旗大臣。”

    (4)光绪五年“十二月奉旨补授管宴大臣”。

    其他王公也有类似情况,如道光帝第六子恭亲王奕,光绪三十四年所修《星源集庆》的《道光皇帝后裔生男册》(009)中,也比奕在光绪三十三年所修《玉牒》所记多出一些任职,奖惩等内容。

    再如《星源集庆》之女册。同一个人物,以醇亲王奕(光绪皇帝之父)之第一女为例,此女在《玉牒》中记为:

    咸丰十一年辛酉三月初二日申时,嫡福晋那拉氏道员惠徵之女所出,同治五年丙寅十月十八日辰时卒,年六岁。[5] 

 

《星源集庆》中则记为:

    咸丰十一年辛酉三月初二日申时,嫡福晋叶赫那拉氏所出,同治五年九月初六日,指科尔沁和硕博多勒噶台亲王伯彦讷谟祜之子那尔苏为额驸,是年十月十八日辰时卒,年六岁。[6]

 

    以上二者所记,关于此女之生母,虽同一个人而所用文字不同,各有价值,在此暂且不必赘述。而《星源集庆》多出了“同治五年九月初六日,指科尔沁和硕博多勒噶台亲王伯彦讷谟祜之子那尔苏为额驸,是年十月……卒”的内容,所多出的虽然仅仅30多个字,但就是这30多个字,为我们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况。文中所述“科尔沁和硕博多勒噶台亲王伯彦讷谟祜”,是蒙古著名亲王僧格林沁之子,袭其父亲王爵,那尔苏是僧格林沁之孙。众所周知,僧格林沁是在同治四年四月率清兵剿捻军时战死沙场,其丧期期年之后的同治五年九月,清皇家便把同治帝之皇叔醇亲王奕的年仅6岁的女儿,指嫁给僧格林沁的年幼之孙那尔苏,这无疑是对这位为维护皇家江山社稷而捐躯的蒙古王及其后裔的一种特殊奖酬,这是一桩“娃娃亲”,又表达了皇室的迫切之意。另外,同治五年,慈禧太后垂帘听政仅5年,她是以政变的形式而得以掌政的,需要拉拢支持者,那尔苏之父伯彦讷谟祜以前便在朝中任职,此时又刚袭和硕亲王之爵,且为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之领主扎萨克,颇有权势。而被指嫁之女,既是慈禧太后的侄女,又是她的外甥女[7]。“指嫁”,是皇帝或皇太后按“赐婚”之意指令某女嫁某人,所以慈禧太后将此女指嫁给伯彦讷谟祜之子,又是她笼络、培植私人势力的举措。由于此女在被指婚一个月后便殇逝,未能成婚,且《玉牒》又是十年一修,这一事情便略而未记,而年年续修、每年要添记新内容的《星源集庆》,则把这一事情及时写入,从而保留下这十分珍贵的内容。

    《星源集庆》与《玉牒》在同一人物所记内容上,还有某些互为多少或差异之处,如某子或某女之生母的姓氏,此生母之父亲、某女额驸之卒年……等等细小之处,或《星源集庆》有而《玉牒》没有,或《玉牒》有而《星源集庆》没有,各有价值。比如成亲王永(乾隆帝第十一子)的第二女县主,其婚姻事,《玉牒》记作:乾隆四十七年正月,选博尔济吉特氏固山贝子吹齐扎尔之子固山贝子德威多尔济为额驸” 。《星源集庆》则记为:“乾隆四十七年正月选敖汉贝子德威多尔济为额驸”[8]。《星源集庆》所记反映了这位皇孙女被指嫁的蒙古部落——敖汉,此为《玉牒》所无。而《玉牒》所述德威多尔济乃吹齐扎尔(史籍中作“垂济扎尔”)之子、博尔济吉特氏,则明确了这位被选额驸的家世。

还有,《星源集庆》多为有修改、添加痕迹之册籍,这是因为宗人府每年年底将从宫中领回的旧本作为底本,便在上面修改、添加,然后写为新本,次年年初送入宫中,修改、添加之本便存留于宗人府,并不将新本另写一份副本存留。如此年复一年,而将大量的修改、添加本存留下来。还有的修改添加本不是用的上一年的,而是用几年前的,不知什么原因。如将某人之“现年二十二岁”(红名之人)改为“现年二十七岁”,“二”字改为“七”字,当是用5年前之旧本。

    五、《爱新觉罗宗谱》中的所谓《星源集庆》

 

1938年印刷的《爱新觉罗宗谱》,其甲至庚这七大册之外,另附有一薄册,名为《星源集庆》。据《爱新觉罗宗谱》纂修之“序”所言,它是“先仿照《玉牒》格式恭画帝系图,次纪录列圣、列后之大事,以妃嫔、皇子、皇女附,名曰《星源集庆》”。所以,它与宗人府所修的只记乾隆皇帝本支(包括诸子及嘉庆帝一支、诸孙及道光帝一支……)之子孙、女孙的《星源集庆》,是两个根本不同的册籍,彼《星源集庆》非此《星源集庆》。从其各部分内容看,也无渊源关系 [9],正如松村润先生所说:它是“参考了《清史稿》或1923年刊行的唐邦治所编《清皇室四谱》以及《玉牒》而成”[10]。我也曾将这所谓的《星源集庆》与《清皇室四谱》、《玉牒》及《清史稿》的相关部分内容对照,得知确如松村先生的论断。它所抄录的《玉牒》内容,当是依据清末藏于盛京(沈阳)的光绪三十三年所修《玉牒》,它仿照《玉牒》格式画有帝系图,每位皇帝之下列其后、妃、嫔、贵人、常在、答应等,这是宗人府《星源集庆》没有的内容。再其下只列皇子、公主,不像宗人府《星源集庆》那样备列各辈及分支子孙、女孙。但其所记皇子、皇女皆从入关前开始,并非始自乾隆皇帝诸子,这也是宗人府《星源集庆》没有的内容。不过所记乾隆皇帝本支的子孙、女孙诸人,与宗人府之《星源集庆》所记大不相同,其皇子、公主的记载内容,不少人都大大少于宗人府之《星源集庆》所记。其书写格式,均为竖格缮写,与宗人府《星源集庆》之横排格也不同。

 



[1] 光绪《钦定宗人府则例》卷15,《天潢宗派·增添星源集庆》。宣统内府官刻本。

 

 

[2] 据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记载,封印之日,为十二月十九日、二十日、二十一日、二十二日这4天中选一天,开印之日,为次年正月十九日、二十日、二十一日这3天中选一天,由钦天监选择吉日,先期知照各衙门。北京古籍出版社  2001年版  93页、49页。

[3] 光绪《宗人府则例》卷1,页5,《天潢宗派·增添星源集庆》。版本同前。

 

[4] 光绪《宗人府则例》卷1,页6,《天潢宗派·增添星源集庆》。版本同前。

 

[5] 《宗人府全宗》,《玉牒》第19号《列祖女孙直档玉牒·文宗及奕字辈诸女》第1364页。

[6] 《星源集庆》第14号《道光皇帝之子生女册》。

[7]咸丰帝与醇亲王奕为同一父亲(道光帝)之兄弟,咸丰帝之妻叶赫那拉氏慈禧太后与奕之妻叶赫那拉氏又为姐妹,同为惠徵之女,所以此女有上述两种亲缘关系。

[8] 《星源集庆》第04号道光二年修《乾隆皇帝后裔生女册》

[9] 《爱新觉罗宗谱》纂修者是在沈阳,而宗人府的《星源集庆》只保存于北京的宗人府,不像《玉牒》那样另修一本移送盛京。且宗人府各种档册,在溥仪出宫后,随即为民国之故宫博物院收集。上世纪三十年代,在沈阳的《爱新觉罗宗谱》纂修者们不大可能见到民国故宫博物院的《星源集庆》。

[9] 见前揭松村先生文。

 

爱新觉罗家族的女画家
作家关捷:一个在宽路上阔步的人
无笑女人成长为教女人微笑的教师
肇恒玉
启骧
 
· 通知:2016年11月...
· 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会照片
· 参加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
· 参加黎明满族联谊会照片
· 2016年 满族联谊会...
· 黎明公司满族联谊会持续...

中国版权归 沈阳市满族联谊会 所有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南关路122-1号 

QQ群:36843671     E-mail:sy_hom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