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遗迹
首页 组织机构 满族历史 宗教信仰 民族风情 历史遗迹  名人榜 特色服饰 饮食习惯 家谱 组织活动 联系我们

我认识庆厚____肇洪斌

发布时间:2014-5-22 阅读:2838 次

我认识庆厚。现在的人恐怕没有谁知道他了,原因有二,首先是避嫌,他由原先的名人变成了右派或是“历史反革命”分子,成了人人躲避,避之唯恐不及的人,最后在一场火灾中死去了;其二是无后,庆厚原有五个子女,二男,三女。长子文革中自杀,次子患有精神病,长期住院,可能也早已不在了。按照满族传统,只有男孩才是家族继承者。所以庆厚无后,所以现在没有人知道他了。然而我还是认识庆厚。

 

我认识庆厚始于我大爷(大伯父),我大爷(裕明)与庆厚是同族、同辈(毓字辈)、同事,庆厚是维诚学校的校长,我大爷是该学校的庶务主任,二人过从甚密。那一年是恢复高考第二年的冬天,我从青年点请假回家继续复习功课。有时间到大爷家闲坐,大爷说:“庆校长刚走,吃完中午饭走的。”闲聊一阵后,我告辞出来。有关庆校长的事,从大爷那略知一二,这次我准备拜会他。

 

冬季的天气,冷风伴着雪花在漫无目的地飘洒。马路上行人稀少。走到大西门,由于城门早已拆毁,露出空荡荡,不规则的十字路口。往东拐进入所谓的城门里边,按地址找到了白云阁---庆厚当年的住所。白云阁并不象名字那样美好,那是一座二层小楼,暗灰色的墙皮多处剥落,高大的门楼上方,精美的浮雕图案已被凿掉,显得破烂不堪。门洞内,对开的大门咧着大缝,不断有雪花飘落进去。我敲敲门,没有动静,用力推开厚重的半扇门进去,左手方向还有一个房门,再次推开房门,屋内光线很暗,土炕上躺着一个人,看见我进来,他坐了起来问道:“你是谁家的?”,“我是肇裕权的儿子”,“呵,呵”,他下地站了起来。“我认识你爸,他还好吧?”,“还行,走五七,刚回来”。“那就好,我也正在找人要我的东西呢,前几天刚从北京回来,他们说,返回不了东西,就赔20万”。我一听吓了一跳,那可是天文数字呀。

 

这就是庆校长,他高高个子,戴一顶不知什么颜色的帽子,身披一件旧黄呢大衣,下穿一双长筒旧皮靴。他在屋内来回地走着。有时双手挥动,好象是练太极。有时双腿站定,晃动腰部,好象有一种在困难条件下自我调整的能力,但他的腰好象挺不起来,有些弯屈。我们天南海北地唠着,期间他不时夹杂着之乎者也的词句。我知道有许多是《论语》、《孟子》中的句子,其中就有孟子的“威武不能屈”等名句。从唠嗑中我知道了他是与周恩来总理是小学同学,而且是同桌,他的古玩字画,珍贵碑帖,被抄走两汽车,他说如果不归还他的文物,他还要找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帮助索赔,当然,看他眼前的样子,我是不太想信的。他说他还要找领导为他摘掉“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其实是右派帽子),这就更令我害怕了。

 

大约是我去庆厚家一个月以后的一个下午,庆厚突然到我家来造访。我正在复习功课,看见他的到来,不禁大吃一惊。“我要找你爸爸”。“他在班上呢,很晚才回来”。我马上回答。心想我爸刚调回来,不能受到影响。于是我和他东拉西扯地谈了起来,心里怕的要命,恨不得他马上离开。“那我就等你爸回来吧”,后来他说了这句话,说了好几遍,再后来他索性躺在了屋中的北炕上。没办法,必须得让他走,我心里在想。我摸摸衣兜,还有一块多钱。于是我对他说,我去买菜,吃点饭再走好吧。他说行啊。我用二两肉炒了一盘白菜、一盘韭菜,焖了点大米饭,让他独自一人吃了。吃完饭,大约是4点钟吧,他说要走,我如释重负,买票把他送上了门口的10路公交车。

 

说来说去我们家与庆厚家关系很深。我们是同族,除了我大爷,我的二大爷(裕琇),我父亲(裕权)都在维城学校念过书。我家原先在皇姑区珠江街居住,这个地方现在叫鲲鹏小区,民国时叫崇礼街(我家的确切地址是崇礼街二段54号),或者叫盛家坟。这盛家坟是庆厚家的祖坟,肇始于他的爷爷盛宽(载字辈)。盛宽是世袭奉恩将军,所以有资格有能力修建自己的坟地。我爷爷(溥珊)被斌三爷(盛宽之子,庆厚之父,斌瑄,溥字辈)请来看管盛家墓地。据我母亲回忆,盛家坟地就在我家房后的不远处。坟墓较大,青砖砌座,白灰抹顶,坟前设石头供桌,香炉蜡台,周围是森森的杨树,每年庆厚家都要举行盛大的祭祀活动。最后的一次大约是在五十年代初。

 

庆厚的家族可谓源远流长,且皇恩浩荡。他的家族可以追溯到显祖时代。庆厚家族的远祖是显祖塔克世的次子穆尔哈齐。穆尔哈齐是努尔哈赤同父异母之弟,有子11人,有封有爵者6人,其中第四子务达海封奉恩固山襄贝子,其后裔分隶左翼正蓝旗远支宗室第九族,庆厚家族即属于这一支。我们家是显祖的三子,努尔哈赤的同父同母弟弟舒尔哈齐的后代,属右翼镶蓝旗,所以我们是同族。

 

历史上庆厚家族著名的人物人当属穆尔哈齐和他的四子务达海,《清史稿》上有传。穆尔哈齐英勇善战,曾解危难于吉林崖,受到努尔哈赤的褒奖,封多罗贝勒,谥号勇壮并遗恩于后代。务达海也是一员战将,他的一生南征北战,驰骋沙场,战功卓著受到封赏,其“奉恩将军”一职,世袭永存,据说北京的务达海贝子府还在。

 

庆厚是穆尔哈齐的第12代子孙,《爱新觉罗宗谱》丁册显祖位下世系子孙有详细记载。其父亲斌三爷(斌瑄)仍然世袭奉恩将军,授盛京礼部主事,侯补直隶知州。有5子,其名为庆超、庆德、庆厚、庆良、庆纯。庆厚(1900--1981),原名庆素慨,别名金凯、协军。号布白斋、二也居士等。庆厚之名是由其叔辈长者溥仪所改,有一次,庆素慨到长春觐见溥仪,对话中溥仪对他说,叫庆厚吧,遂为庆厚。

 

据《沈阳满族志》介绍,庆厚为著名的教育家、收藏家、鉴赏家、书法家。说庆厚是教育家应该是当之无愧的。庆厚一生中所做的最重要、最长久的事就是办教育。他在27岁时即开始创办平化小学,后改升中学,自任校长。30年代筹建满族的皇族中学,维城学校,任校长。值得重视的是该校全由满汉人员任教,这在日伪时期是极为罕见的。这些教师都是学业精深的教学骨干,学校坚持汉语教学,正规办校。当时维城学校的教学设备、教育水平在东三省都是名列前茅的。庆厚还做了两件极具历史意义的事情。首先是重修《爱新觉罗宗谱》。清王朝在鼎盛时期,每年都要续修《爱新觉罗宗谱》,以后随着王朝的衰败,续修时间逐渐拉长。最后一次是在1907年开始续修,直到19225月才算竣工。1935年关于修谱的事又提到了议事日程。经庆厚等人多次恳请,于次年8月,溥仪下了一道“圣旨”,修谱所需的费用,由“恩赐款”项中支用,不足部分由同族人捐助。所谓“恩赐款”实为3万块大洋。庆厚被任命为总编修,经过努力,最后用铅字排印,精装为8大册,现存辽宁省图书馆可供人查询。可以说庆厚做这件是功不可没的,这对于满族的研究,对于伪满洲国的研究,对全国的满族分布,对东北地区尤其是沈阳地区满族的研究都具有极大价值。《爱新觉罗宗谱》的最后编修是满族人的一件大事,是保存满族文化并惠及子孙的重要文献。 

 

其次是沈阳解放,庆厚是国民党守军出城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谈判三代表之一。从史料上看,沈阳基本上是和平解放,原因是国民党周福成的53军所属各部队,经过我地下党的多次工作与谈判,国民党军的13万士兵放下武器,使沈阳免于点火的损毁,获得了新生。不知道庆厚与解放军的哪支部队进行谈判,但他确实是国民党方面的代表之一,为沈阳的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也因此沈阳解放后,庆厚被选为沈阳市政协委员,市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

 

庆厚一生中还有两件事情值得骄傲。一件是在伪满洲国时期被溥仪任命为“钦命御塾侍讲”,为当时的皇室成员讲授国学,故尔可经常出入长春伪故宫。虽然是日本人扶植起来的伪满小朝廷,能够出入这个权利中心地带,为自己的族内人员服务,毕竟是庆厚人生道路上比较荣耀的事情。

 

再一件事是庆厚在小学就读于奉天东关模范学校,曾与周翔宇(即周恩来)同班同座。这在他的人生来说,能够与后来的共和国总理是同学同桌,绝对是幸运的际遇,尽管这种际遇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幸运。

 

至于说庆厚是收藏家、书法家那就令人心酸了。庆厚确实是收藏家,他收藏甚丰,仅秦、汉、南北朝碑版,按《金石萃编》目录,他用了四十多年方始收齐,并有宋元明清等名人真迹和清代历朝御笔,其中《时书》、《世界图案集》尤其罕见珍贵。但是,这些珍贵文物,连同书法字画,古玩珍宝,在“文化大革命”中尽皆被抄,被烧,被毁,而且在他被落实政策后也没有收回来。至今人们在古旧书店偶尔还能看到钤有庆厚印章的书籍。物品都没有了还收藏什么?做为赔偿,他所在的街道按月发给微薄的“工资”。作为书法家,他的弟子众多,可是至今也没有看到他的弟子们的只言片语,真是令人心寒。

 

庆厚不仅是教育家、书法家,还是投资家,庆厚在教育的同时,他还进行房地产投资,其投资地点就在现今皇姑区皇姑影剧院一带。当时他与族人筹集资金,联合建设了永安新区,营建了大片的商业区,如平化学校,各类商店、医院等,收入颇丰。

 

据我大爷(裕明)回忆,庆厚还经销药品,他与人合伙成立了一个中国药业公司,经销药品,有时候也进行地下交易,与日本人联系倒卖违禁药品。获得非法收入。当然,这不是他的主要活动。

 

 

说来庆厚后的前半生是幸福的、荣光的,他的小后半生是坎坷的,落魄的,他的后世是微茫的,无声无息的。他那足以令子孙骄傲的荣誉却没有后人来骄傲,因为他的后人可能已经不存在了。庆厚有子女5人,即儿子恒恕、恒恩,女儿恒慧、恒慈(住天津大港)、恒悟。其中恒恕在文革中自杀,恒恩身患精神病,长期住院。

 

最可悲的是他的夫人郑冷涛,一位北大女子文理学院文史系英文毕业生,原维城学校英文教员,竟在文革暴乱中被批斗,最后竟被红卫兵推入水缸内淹死。庆厚本人在被打成右派后,在文革中更是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家被查抄,无数文物被毁被没收,本人被无数次地批斗,游街。他曾上京找周恩来为夫人的冤案讨说法,周总理答应解决并让秘书写了条子回沈阳解决。结果是回沈阳的火车刚一过山海关,他就在车上被逮捕,最后被关押起来。由于关押的房屋太矮,他只能屈身站立,最后竟弄成了弯腰的毛病。现在想起来,我见他时,他还比较乐观,那些时候究竟他是怎么过来的呢?

 

至庆厚来我家后我们就再也没见面。就在那一年底,我考入了辽宁财经学院沈阳大专班,不久父亲因病住院,我陪护之。过了半年多白天上学院,晚上去医院的生活。父亲去逝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的小弟被流氓用火药枪击伤致死,我又打了多半年官司。又过了半年多的上午去学院,下午去法院的日子,直到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到一个小工厂当会计,一下子陷入无味而繁忙的工作之中。从此后我自顾自己地生活着,挣扎着,无暇他顾地虚度着。关于庆厚的事则时隐时现有所耳闻,然而我最关心的还是他的文物是否返还或是赔偿了。

 

大约是80年代初,我突然听大爷(裕明)说,庆厚死了,庆厚叫火烧死了。着火的原因是庆厚抽烟的烟头点着了被褥,引起火灾,被烧身死。这就是命!一个学识渊博,世事通达的人,前世辉煌,后世凄凉,命运竟然还是不能放过他,让他死于非命,这不是命运吗?然而我不相信他是自己烧死的,他的大量文物没有收回来,他的无数的古玩珍宝消失殆尽,即便是天文数据的经济赔偿款,也让人头疼不已,他的死去那不是很得“民心”吗?有些人肯定是心病大除了。我大爷说,庆厚很感激我的那顿饭,岂不知我是为了让他早点离开而做的一顿逐客饭。庆厚还夸我,说我有志气,古文底子好,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将来必能成器。我想这都是那一顿饭的功劳,以庆厚那样的心气儿,在他正常的时候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我大爷说,庆厚对那顿饭赞不绝口,每次去我大爷家都叨咕这件事。

 

现在我想,庆厚在身陷厄运,众人皆谤,家财散尽,饥寒交迫之时,能够得到一顿可口热乎的饱饭,那种心情,那种感受,确实能够久久难忘。只是他不知道,我做的那顿饭纯粹是为了让这个 “历史反革命”分子早点离开,为的是少惹是非,逸遭嫌疑。所以我现在对我当时的那个想法表示忏悔,从心里说一声“庆校长,二大爷(伯父),我对不住您了。”我并不祈求他的原谅,一个原本就做错了的事情,怎一个原谅了得?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确实认识庆厚。

 

 

 

                              肇洪斌    

 

                              2014.04.30

爱新觉罗家族的女画家
作家关捷:一个在宽路上阔步的人
无笑女人成长为教女人微笑的教师
肇恒玉
启骧
 
· 通知:2016年11月...
· 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会照片
· 参加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
· 参加黎明满族联谊会照片
· 2016年 满族联谊会...
· 黎明公司满族联谊会持续...

中国版权归 沈阳市满族联谊会 所有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南关路122-1号 

QQ群:36843671     E-mail:sy_hom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