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遗迹
首页 组织机构 满族历史 宗教信仰 民族风情 历史遗迹  名人榜 特色服饰 饮食习惯 家谱 组织活动 联系我们

宫廷祭祀

发布时间:2010-12-1 阅读:8985 次

满族萨满祭祀是本民族长期信仰习俗的产物,作为其民族传统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多种类型和表现形式。清朝入主中原后,由于满族经济文化和社会组织结构的巨大变化和统治者的有意规范,比较正规和普遍沆行的祭祀仪式,最主要的是祭祖祭神、立竿祭天、换索祈福等几类。其中又可以分为宫廷和民间两个大的体系。

 

 

一、宫廷祭祀

 

所谓宫廷祭祀,主要指以皇帝为主祭人的堂子祭和坤宁宫祭祀,原本来自民间的相关祭祀。康熙以后,经不断规范成为一种初步具备宫廷礼仪特点的典制形式。乾隆时期官方修撰的《祭神典礼》颁布后,使祭祀的程序、供品、祭具、祝词等各方面都进一步典制化和规范化。不仅清宫长期按其制而行,北京的大部分爱新觉罗王公贵族府邸也都按坤宁宫祭典样式遵行效仿,所以宫廷萨满祭祀实际上也相当于爱新觉罗皇族贵胄阶层的祭礼。

 

清宫祭祀,按《祭神典礼》所述,分祭神、祭天、背灯、献神报祭、求福、以面猪祭天、去祟、祭田苗神、祭马神等多种[1],如按照举行时间,则有“每日坤宁宫朝祭、夕祭,每月祭天,每岁春秋二季大祭,四季献神,每月于堂子亭式殿、尚锡神亭内挂献净纸,春秋二季堂子立竿大祭”诸项[2],但如按祭祀场所划分,主要有堂子和坤宁宫两处。现分述如下。

 

()、堂子祭

 

堂子原本是满族各氏族举行氏族公共祭祀(以祭天为主)的场所,但从后金政权建立后,随着满族社会中阶级和等级分化的加剧,便开始对其他氏族堂子祭祀进行限制,在其都城只保留一座爱新觉罗家族的堂子,如《大清会典事例》所载,“崇德元年定……官员庶人等设立堂子祭祀永行禁止”[3]。而保留的这座堂子,也并非爱新觉罗家族成员都可前往祭祀。按照崇德元年的定制,每年正月初一日随皇帝往盛京堂子祭天者,只是亲王以下,副都统以上的满洲贵族官员和外藩蒙古来朝贺的诸王,而在堂子内挂纸钱祭祀者,也只是亲王以下贝勒以上的高级宗室贵族,贝子以下则没有资格[4]。清入关后,康熙年间又作出规定,皇帝祭堂子行礼时汉官不必随往[5]。由于爱新觉罗家族的族长就是皇帝,所以堂子已经衍化成以皇帝代表国家按萨满教信仰祭天为主,兼供其他宗室贵族经皇帝允许使用的场所。

 

清迁都北京后,堂子的这一使用功能进一步制度化。从《祭神典礼》的规定中可以知道,堂子是用于祭天的场所之一,如书中所述:“至我列圣定鼎中原,迁都京师,祭祀仍遵昔日之制。……若大内及王、贝勒、贝子、公等,均于堂子内向南祭祀。至若满洲人等,均于各家内向南以祭,又有建立神竿以祭者,此皆祭天也。”又规定,“大内每岁春秋二季,于堂子内立竿祭祀,复于宫内报祭;……王、贝勒、贝子、公等,每岁春秋二季挨次在堂子内立竿祭祀,并各于本家报祭”[6]由此可证,堂子是供内廷(皇帝)和宗室王公祭天的场所之一,但于此举行的并非祭天典礼的全部,此后还要在“宫内”或王公自家府邸内举行报祭(详见下述),才是完整的祭典。

 

按文献所记,清迁都北京后的堂子,建于长安左门外玉河桥东,街门向北,内门向西,院内正中向南建祭神殿五间(也称飨殿)一座,其前为拜天圆殿(八角形,也称亭式殿)一座,殿前设立祭天神竿的石座,最前为大内(皇帝)致祭时所用,稍后分两翼,每翼六行,每行六座,第一行为诸皇子所用,后五排依次为宗室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所用;院内东南角向南建上神殿三间(也称尚锡神亭),外院尚有祭神房等建筑[7]。满族最高统治者对于按照本民族旧俗举行的这项祭祀十分重视。如乾隆十四年的一道上谕中所说:

 

堂子之祭,乃我朝先代循用通礼。所祭之神即天神也。列祖膺图御宇,既稽古郊而燔柴典重。举必以时。堂子则旧俗相承,遇大事及春秋季月上旬,必祭天祈报,岁首最先展礼,定鼎以来属遵罔怠。且不易其名,重旧典也。[8]

 

堂子内举行的祭典有元旦祭天、月祭(包括亭式殿和尚锡神亭两处所行)、春秋立竿大祭、四月初八日浴佛祭、为马祭神、出师祗告和凯旋告成祭、每年年末及次年年初的请神送神等等。兹按举行的时间顺序择要分述如下:

 

1、元旦祭  正月初一日晨,皇帝至堂子行礼。武备院官员预先于亭式殿前甬路中间铺设拜褥,内务府官员预先在殿内高案下所立杉木柱上挂纸钱二十七张。司俎官点香。皇帝至,于殿前立,鸿胪寺鸣赞官赞,跪、叩、兴,皇帝行三跪九叩头礼,毕,还宫。

 

2、月祭  正月初三日和每月初一日,堂子内也要举行祭仪,但皇帝并不亲临,祭礼由司祝(即萨满)担任,由司俎官员在亭式殿内杉木柱上挂纸钱二十七张,桌案上供时食、醴酒各一盏。旁设小桌上供碗二,一空、一盛酒,司香点香。届时,奏三弦、琵琶的二名太监坐于亭式殿前甬路西侧,面向东;打拍板、拊掌的看守堂子者坐于甬路东侧,面向西。

 

祭祀的第一节为献酒,司祝(萨满)跪于供案前,以从司香手中接过酒杯,盛桌案醴酒盏内之酒,注于小桌空碗内,共六次。每献一次,由看守堂子者歌“鄂罗罗”(满语祭神歌),献毕,司祝一叩头,起立,合掌致敬。献酒过程中,殿前排列的三弦等乐手演奏。

 

第二节为擎神刀祭祀。司祝从司香手中接过神刀(见祭器部分介绍),至案前一叩头,起立擎神刀祷祝三次,并诵神歌(即祭词),其辞为:“上天之子、纽欢台吉、武笃本贝子:某年生小子,某年生小子(原注:为某人祭则呼某人本生年[9])今敬祝者,丰于首而仔于肩,卫于后而护于前,畀以嘉祥兮,齿其儿而发其黄兮,年其增而岁其长兮,根其固而身其康兮。神兮贶我,神兮佑我,永我年而寿我兮。”众人歌鄂罗罗,同时三弦等乐队伴奏。如此共反复九次后,司祝一叩头,起立,祷祝三次,将神刀交还司香。乐队停,司祝再一叩头,起立,合掌致敬,退。最后,将所供酒食给看守堂子者分食。

 

每月初一日除在堂子亭式殿举行上述祭祀外,还要在堂子院内东南角的尚锡神亭祭祀,皇帝同样不亲临,由指定之内务府满洲管领(也应是熟悉萨满祭仪者)行祭。亭内桌案上也如亭式殿内那样供时食、醴酒各一盏。桌下放空碗一,旁杉木柱上挂净纸,司香点香。届时被指定者项挂斋戒数珠,免冠、脱外褂、解腰带入亭内,跪诵祝辞,其辞为:“上天之子,尚锡之神。月已更矣, 建始维新,某年生小子,敬备粢盛兮,洁楮并陈,实惠我某年生小子,贶以嘉祥兮,畀以康宁”,叩头毕,出。司俎入,将所供之酒注入桌下大碗内,撤所供时食分给行祭管领。

 

3、浴佛日祭  农历四月初八日,相传为佛祖释迦牟尼诞辰。清入关前的崇德元年在沈阳时即已有定制,每至是日,皇宫内廷和各旗王、贝勒要依次往堂子内供献。清入关后改为只有亲王、郡王往堂子上供。其仪节相当繁琐,大致程序是:

 

先由太监八人用黄缎神舆将坤宁宫内所供佛像、观音菩萨像、关帝像抬至堂子飨殿内,自西向东依次排列。然后用皇宫和诸王所备供的红蜜,置于黄磁浴池内和水搅匀浴佛,浴后,将皇宫和诸王所供的饽饽、酒、香碟等按制排列于佛前黄案上。随后由司祝在飨殿和亭式殿内各献酒九次,再于飨殿和亭式殿中擎神刀各祷祝三次,其飨殿内祝词为:“上天之子,佛及菩萨、大君先师、 关帝圣 君。某年生小子今敬者,遇佛诞辰,敬献于神,祈鉴敬献之心……”亭式殿内祝词除开始神名为“上天之子、纽欢台吉、武笃本贝子外,余者与飨殿同。献酒、祷祝仪式之间都有三弦、琵琶、拍板等伴奏,也有挂纸钱、上香、歌鄂罗罗、叩兴等诸仪式,与月祭时略同。祭祀毕,再将佛、菩萨、关帝等像抬回坤宁宫内照原样安供。祭祀所用饽饽和酒,则分给参加的护卫、官员、司俎等。

 

4、春秋立竿大祭。这是满族宫廷和民间都非常重视的每年中最重要的祭祀。堂子中所举行的只是宫廷大祭中的一个部分。

 

其大致仪式是:祭日之前,先派官员和兵丁往直隶延庆州(今河北延庆)专门划定的山上砍伐作神竿用的树木,规定长二丈、围径五寸,除树梢留枝叶九节外,其余都削去。然后用黄布包好运回堂子暂放。至祭祀前一日立于亭式殿前大内(皇帝)专用的中间竿座上。

 

届祭期(春季二月初一、秋季八月初一)先于飨殿、亭式殿内摆放祭祀器具,如挂黄幔,摆设香碟、香炉、磁碗、磁缸(盛放糕、酒等供品用)。随后是从坤宁宫请,佛、菩萨、关帝神像至堂子飨殿,由司祝献酒九次、擎神刀祷祝三次,送佛像等回坤宁宫等一系列程序。其仪式与前述浴佛祭相似。如系皇帝亲临,则设大驾卤簿,诸王公随行,皇帝至飨殿和亭式殿内行礼,祭毕在飨殿西间“受胙”即食用祭祀所用糕酒,然后将剩余者赐与侍卫及官员、司俎等。

 

5、祭马神。正日于亭式殿举行。其挂纸条、供打糕、醴酒、上香等与月祭时基本相同,但要特备缚马鬃尾用绿绸条二十对,放于供案上。由皇家牧场管理马匹的官员(牧长)牵白马十匹立于这式殿外甬路下东面向西。其演奏三弦等人排列如月祭,祭祀开始后,由司祝献酒六次、擎神刀祷祝九次,其间仍由三弦等伴奏。毕,司祝从供案上取缚马绸条,于香炉上熏祷后授于司俎官,司俎官再授于牧长,由其将绸条分别系于马之鬃尾,最后将所供糕酒等分给牧长等。此项仪式全称“正日为所乘马祭祀堂子亭式殿”。此外,本日还要于祭马神室为所乘马举行祭祀,次日为牧群繁息于祭马神室举行祭祀,都要杀猪跳神,与坤宁宫月祭类似(详见后述),仪式较堂子中所举行者更为隆重。

 

4,出师及凯旋祭祀。此与其他在堂子举行的祭祀的不同之处在于,并非按某种特定的时间,而是因为国家的重大事件。史书中具体称之为“出师祗告及凯旋告诉成于堂子”。早在清太宗皇太极时期即已有之,除出征、凯旋外,还有处理重大案件(如三大贝勒莽古尔泰谋反案)、皇帝改元登基等。

 

清入关后官撰典制中所载出师礼有两种,一种是皇帝亲征时所用,实际上清入关后268年中,只发生过一次,即康熙三十五年圣祖玄烨亲征噶尔丹,但也作为制度编入堂子祭祀典仪中。按其规定,预先陈设骑驾卤簿于午门外,在堂子院门内外设蒙古角、海螺以及御营黄龙大纛旗、八旗大纛旗、火器营纛等军旗,随驾出征诸官员着戎装佩刀,不出征王大臣蟒袍补服,列于堂子门外街两旁。届时,皇帝同样戎装佩刀骑马出宫,率诸王大臣至堂子,先于亭式殿外,后对黄龙大纛旗各行三跪九叩头礼一次,随后率军出发。亲征大军凯旋回京时,在京官员出郊外五里迎接,皇帝率诸王公入城后先往堂子行礼如前,然后回宫。

 

更多的情况是“命将出师”,即皇帝并不亲自出征,而是亲自为出征队伍送行或亲迎凯旋大军。按制仍要由皇帝亲往堂子祭神祭纛后大军才能启行(出征),或凯旋入都。这种情况下的祭堂子虽然比平时月祭等礼节要简单得多,但由此也可以看出清代祭堂子千天仪式的重要地位。

 

(二)、坤宁宫祭祀

 

坤宁宫是北京皇宫的中宫,即所谓“正寝”。相当于满族民间住宅的“正房”。是宫内举行萨满家祭的场所。其制九间,内部格局及装修系顺治十四年在明朝原建筑的基础上按沈阳故宫清宁宫改建,改建的主要目的,就是适应举行萨满祭祀的需要。东侧两间为帝后大婚的“洞房”西侧数间便是祭祀所用的“神堂”,“西大炕供朝祭神位,北炕供夕祭神位,庭立神竿以祀天”[10]。坤宁宫家祭,自清入关之初即按制举行,当时规定“每日祭神二次,晨以丑、寅时,晚以未、申时,均用猪二……”[11]。其后在此基础上不断调整和规范,至《祭神典礼》颁布时,形成较为固定的祭神制度。

 

1、元旦祭

 

清入关前即有之。即每年正月初一祭堂子回宫后至朝贺大典开始前,由皇帝皇后向宫坤宁宫内朝祭神位上香行礼。或由皇帝率宗室王、贝勒、贝子向宫内朝祭、夕祭神位上香行礼。如堂子祭部分所述,此时朝祭夕祭神位俱供奉于堂子,所以祭仪很简单。

 

2、由朝祭、夕祭组成的祭神仪式。

 

这是清宫中经常性举行的最正规的萨满祭祀仪式之一。最常见的是按制于正月初三日和每月初一日举行的月祭。其仪节比较复杂,现简述如下(每节小标题为作者所加)。

 

朝祭

 

1)、陈设:预将黄缎神幔挂于西墙三角木架上,架两端悬纸钱四挂,将佛亭置于西侧之南,开亭门,其北依次挂观音和关帝画像。西炕上设红漆低桌二,摆设香碟三块、酒三盏、时果九碟、洒糕十盘(桌上九盘,桌下北首一盘);炕沿下设酒一尊,献酒低桌一,上置黄磁碗二,一盛酒,一空设。桌前空地铺高丽纸二张,上向西摆红漆包锡大桌二。

 

2)、献酒。由司俎太监等抬二猪放于宫门右首,北向,演奏三弦、琵琶、拍板、拊掌的司俎太监和满洲数人,入宫向上盘膝坐。司祝在司香配合下献酒六次,众司俎者演奏并歌鄂罗罗,献毕,乐止,撤献酒低桌,另设小低桌。

 

3)、擎刀祷祝。司祝在司香配合下擎神刀、祷祝三次、诵神歌一次,司俎诸人奏乐,歌鄂罗罗,祷祝三次,如此共九遍。毕司祝叩头,立,授神刀于司香,奏乐诸人起立避于旁。如皇帝亲临祭祀,此时皇帝进至朝祭神位前正中,司祝先跪,皇帝随之,司祝读祝词毕,皇帝行礼,起立,退。司祝叩头起立,合掌致敬。如帝后同临,则皇帝在南,皇后在北行礼,司俎奏乐者只留女性和太监。

 

4)、灌酒领牲。先将佛、菩萨像并香碟等撤至西楹亭内,移关帝像于正中,以净袱幂酒尊。奏乐诸人回原处坐。司俎太监抬一猪入,置炕沿下,头向西,司俎满洲一人屈一膝跪,按其猪,乐奏,司祝跪炕沿下面向西南献酒,并以酒灌猪耳(如猪摇头,即为领牲,意为被神接受),此时奏乐暂止。司俎满洲一人执猪尾转猪首向东,再由司俎太监将猪抬至包锡大桌上,然后抬第二口猪献酒灌酒如前仪。

 

5),省牲煮肉。此时二猪领牲毕各置包锡大桌上,头向西横放省(即宰杀)之。每桌前有二司俎妇人执木槽盆接血,并放血盆于西炕前红漆高桌上,原供糕、果等均撤去。猪气息(死)后,转为头向南顺放,去皮,按部位解为数大块置大锅内煮之。其头、蹄、尾不去皮,只将毛燎净煮于锅内;内脏则置于木槽盆内到别室中收拾洁净再舁回;将接有猪血的木槽盆放于地上,由司俎满洲一人屈一膝跪灌血汤置锅内煮之。猪皮置一木槽盆内,蹄甲等置一小碟内,置于炕上木桌北首边上。

 

6)、供肉献神。肉熟时细切胙肉一碗(从供肉各部位各取一份),连同筷子一双供于大低桌正中,将二猪之肉各置一木槽盆内,按猪体部位“合凑”,即前后腿分设四角,胸膛向前,尾椿向后,肋列两旁,再置猪头于上,水油等蒙于鼻柱上。摆毕,供于神位前长高桌。然后由司祝献酒三次,奏乐歌鄂罗罗伴奏。如皇帝、皇后亲临,则如前(3)仪式行礼,在供神肉前叩头。

 

7)、撤肉食胙。行礼毕,将祭肉撤下,盛于盘内。如系皇帝皇后受胙之日,或皇帝皇后受胙(吃祭肉),或率诸王大臣食胙。其他日子则令值班大臣、侍卫等进宫食肉。食毕,司俎太监,等撤去皮骨,皮油送御膳房。其骨、胆、蹄、甲等投之于河。再将神幔、神像等归安原处,朝祭结束。

 

夕祭:于当日下午至晚间举行,其大体仪式为:

 

1)、陈设:将青缎神幔安设于北炕黑漆木架上,用黄然皮条穿大小铃七枚,系于桦木杆梢,悬梁架之西。将穆哩罕等神像依次安设于架上,将画像神安奉于神幔正中,蒙古神于左侧,各神像均在北炕向南设。其前仍设桌,安放香碟、醴酒(各五)、时果、洒糕等如朝祭。在进猪前,仍将佛、菩萨像移至西楹亭内安供。

 

2)、进猪请神。届时,进猪,司祝系闪缎神裙、束腰铃、执手鼓,至神位前。司俎太监二人一执手鼓、一执拍板随进。司祝先坐于神位前地面所置小凳上击手鼓诵请神歌,然后起身,在执鼓、拍板太监伴奏下,边舞边诵请神歌,三次乃毕。如遇皇帝行礼日,皇帝面向夕祭神位立,司祝跪祝毕,皇帝行礼,如朝祭(3)仪。如皇后同行礼,皇帝在东,皇后在西。

 

3)、领牲煮肉。其进猪、灌酒领牲、接血、省牲、去皮角肉、灌血肠、煮肉诸仪节,均与朝祭同,惟胆与蹄甲于灶内焚化。熟时切胙肉五碗,设筷五双,仍供于炕上低桌,将二猪肉仍置于木槽盆内,司祝叩祝。

 

 4)、背灯祭。祭位前置小凳,又设小桌,小腰铃列于桌上,神铃置于桌之东。撤去灯及香碟内火,掩灶内火,用背灯表绸幕遮蔽亮光。众人退出,合户击鼓。司祝坐于小凳上诵神歌,向神铃祈请,又执铃杆诵神歌以祷,置神铃诵神歌,向腰铃祈请,又摇腰铃以祷,同时有手鼓、拍板和声配合。祷毕,卷背灯神幕开户,移入灯火,撤祭肉交膳房。随后将神像、香碟等各安放原位。

 

除月祭外,在坤宁宫举行的常祭(每日举行)、报祭(春、秋立竿大祭前一二日举行)、大祭(立竿大祭当日举行)、祭马神室中为所乘马祭祀及次日为牧群繁息祭等,均有朝祭、夕祭,形式与上述月祭基本相同,各仪节的祝词,也大部分相同。可见这是清宫萨满祭祀中最典型的形式。

 

上述坤宁宫朝祭和夕祭的祝祷和诵神歌仪式时,司祝(萨满)都要念(唱)诵相应的祝词,有的还要随着鼓点和音乐起舞,即所谓“跳神”。以这些祝词结合祭祀的具体礼仪,可对其祭祀的对象有大概的了解。

 

朝祭的对象,按照坤宁宫陈设的神位,主要应为佛(释迦牟尼塑像)、菩萨(观世音画像)和关帝(关羽画像)。明显带有佛教、道教崇拜的特点,但祭祀时萨满(司祝)用满语唱念的一些祭词中,并不包括佛和菩萨,却提到了其他神灵。如《朝祭灌酒于猪耳祷辞》:“上天之子、三军之帅、 关帝圣 君:某年生小子敬献粢盛,喜悦以享兮”;《朝祭供肉祝辞》中所祀之神也是“上天之子、三军之帅、 关帝圣 君”[12]。这种祭辞与祭祀对象“名实不符”的现象,说明这些祭辞的产生应早于佛、菩萨、关帝同时成为朝祭主要对象的习俗,或者说在此“有实无名”的佛、菩萨,早期并不曾与关羽同为萨满祭祀朝祭主要对象,而“有名无实”的“上天之子”、“三军之帅”,却曾是位列关帝之前的朝祭对象。从其名称分析,“上天之子”应与满族传统崇拜中的天神“阿布凯恩都哩”,而“三军之帅”则应是满族原始战神的演变,而这两位神灵都应是满族氏族社会末期即已普遍信奉的。

 

由于接受汉族文化的影响,一些满族传统的神祗,在宫廷祭祀中被不同程度的“雅化”,以至于人们很难从文献记载中直接了解其本来的意义。只能通过满族民间一些比较接近原生态的同类祭祀,来具体分析清宫朝祭诸神的“原型”。以 “三军之帅”为例,从近年对吉林等一些地区满族萨满祭祀的调查中得知,在民间萨满祭祀的“跳家神”仪式中,供奉的一位最重要的神灵称为“超哈占爷”或“摄哈占爷”汉译为“众兵之主”,而满族民间则直接称之为“白山主”或“白山总兵”,并视之为管辖长白山众神的最高神祗,在“家神案子”中主要供奉其神偶或神像。清宫朝祭中的“三军之帅”,即应是与此神同出一源。

 

坤宁宫夕祭所祀神,不仅数量多于朝祭,而且多为满族人自部落制以来长期崇拜的氏族神、祖先神或自然神,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满族萨满祭祀的渊源。

 

清代嘉庆时期的礼亲王昭梿在其所著《啸亭杂录》中记夕祭云:“暮时,供七仙女、长白山神及远世始祖。位西南向,以神幎隐蔽窗牖,以志幽冥之意。其祝词、舞、进牲祝词如朝仪,惟伐鼓作渊渊声,祝词声调各异焉”[13]。昭梿为清乾隆、嘉庆时著名满族学者,身为爱新觉罗宗室贵胄且熟习满族文化,其所述萨满祭典,应为礼亲王府中日常所行者,而且应与清宫规定相一致。其对夕祭神的概括──七仙女、长白山神、远世始祖,可以代表包括皇帝在内的满族人对夕祭对象的看法。

 

由于满族成员来自广阔地域的不同氏族,其原有祭祀习俗依不同生活环境和信仰传承存在很大差异,而在其夕祭神中体现得更为明显。《祭神典礼》卷一《汇记满洲祭神故事》中有很明确的说明:“凡朝祭之神,皆系恭祀佛、菩萨、关帝。惟夕祭之神,则各姓微有不同。原其祭祀所由,盖以各尽诚敬,以溯本源,或受山川神灵显佑默相之恩而报祭之也。”[14]

 

坤宁宫朝祭时,神位置于室内西墙中部向东,供品则安放在西炕上下。至夕祭时,神位则安放于室内北墙西侧至西北角,向南陈设,供品也相应置于北炕上下。这种陈设方位变化的主要用意,是朝祭的主要奉祀对象佛、菩萨等,在观念上居于西方;而夕祭所祀均为满族由关外东北即崇拜的传统神灵,在观念上应居于北方,即迁居辽沈地区和入关后满族人心目中长白山的方向。

 

现据《祭神典礼》所载夕祭神辞,将其所供诸神列举如下,并略析其来源。

 

《夕祭坐于杌上诵神歌祈请辞》中,有(自天而降)阿浑年锡之神、与日分精年锡之神、年锡惟灵、安春阿雅喇、穆哩穆哩哈、纽丹岱浑、纳尔浑轩初、恩都哩僧固、拜满章京、纳丹威瑚哩、恩都蒙鄂乐、喀屯诺延,共十二位。

 

《初次诵神歌祷辞》中,纳丹岱浑、纳尔浑轩初二位。

 

《二次诵神歌祷辞》中,恩都哩僧固一位。

 

《末次诵神歌祷辞》中,拜满章京、纳丹威瑚哩、恩都蒙鄂乐、喀屯诺延四位。

 

《诵神歌祷祝后跪祝辞》、《夕祭灌酒于猪耳祷辞》、《夕祭供肉辞》所列均同,即上天之子、年锡之神、安春阿雅喇、穆哩穆哩哈、纳丹岱浑、纳尔浑轩初、恩都哩僧固、拜满章京、纳丹威瑚哩、恩都蒙鄂乐、喀屯诺延,共十一位。[15]

 

以上七份祝辞,以第一份所列神名最多,第二、三、四份祝辞显然是分祭第一份祝辞中的部分神灵,第五、六、七份祝辞所列神名相同。从各祝词在祭仪中的功能看,第一份为通请诸神之辞,二、三、四份祈神保佑之辞,第五份为请神接受供献,后二份当为向神贡献之辞。据此可以将上述祝辞分为三类,一是请神、二是颂神、三是献神。几个仪节祝辞中共有的神灵有以下几位:

 

安春阿雅喇  穆哩穆哩哈  纳丹岱浑  纳尔浑轩初  恩都哩僧固  拜满章京  纳丹威呼哩  恩都蒙鄂乐  喀屯诺延 

 

以上神灵名称均为满语,其中绝大部分,在乾隆年间修纂《祭神典礼》时,主持和参与其事的满族大臣和文人们已不能确晓其意,如其所云:“诸号中惟纳丹岱浑即七星之祀,喀屯诺延即蒙古神,以先世有德而祀之,其余则均无可考。”并解释其原因说:“盖古者一方一国各有专祀,或因灵应所著而报以馨香,或因功德在人而申其荐享,故相沿成俗,昭事维虔”,.又因为祭祀中流传的“但有音声莫能训解”的神辞,“典籍散佚,文献无征,故老流传,惟凭口授” [16]。所以当时如阿桂等参与编纂《典礼》的著名满族学者也无法确知其究竟为何种神灵。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由于满学研究的深入和一些满族民间

 

萨满祭祀文献的发现和整理,中外学者对清宫萨满祭祀神辞的研究取得一些进展。虽然尚不能认为这方面的成果已经完全填补了有关这些神名含义的空白,但却可以对进一步了解满族传统祭祀的主要对象有着很大的参考价值。现按上引昭梿《啸亭杂录》中对夕祭神的分类简述如下:

 

与“七仙女神”相关者:

 

纳丹岱浑。“纳丹”满语“七”,“岱浑”满语“星”,此神字面意为“七星”,研究者认为其属“宇宙星神”类,但并非指满族民间普遍崇拜的“北斗七星”,而是“七星女”[17]

 

纳丹威呼哩。“威呼”满语意为“独木舟”,所以有人以此为船神,或认为是满族先民中之东海勿吉部所信奉的“七姐妹船神”[18]

 

此二位神灵应属昭梿《啸亭杂录》中所谓“七仙女”神。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清宫夕祭神像中,有画面绘七名年轻女子者,或即此神之形象。

 

与“远世始祖”相关者

 

武笃本贝子。“武笃”满语有“起始”之意,“贝子”可意译为“王子”,则此神有最早的祖先之意。[19]

 

安春阿雅喇。“安春”应即《金史》所记女真完颜氏所居之“按出虎”,则此神应是满族先世金代女真时期供奉者。有研究者认为此系满族完颜氏所奉先祖,实际上按出虎部完颜氏即金代皇族,故此神应在很早的时候就为女真人所共同信奉。

 

其他神灵,即 “长白山诸神”:

 

阿浑年锡。传为农神,主管水旱瘟疫。

 

穆哩穆哩罕。“穆哩”应为满语“马”之意,“罕”为“主管者”、“王”之意,故释其意为“马神”,或由此而引伸为“狩猎神”及主宰畜兽命运的守护之神。

 

纽欢台吉。“纽欢”为满语“蓝绿”或“蓝青”之色,“台吉”可理解为“王子”意。一些满族民间神辞中有“纽欢阿布卡”神名,“阿布卡”为满语“天”,故有学者认为此神当为“青天神”或“天神”。

 

纳尔浑轩初。传为星神。

 

恩都哩僧固。“恩都哩”满语“神”,“僧固”满语“刺猬”,故为“刺猬神”。

 

喀屯诺颜。《典礼》释为“蒙古神,以先世有德而祀之”。

 

“年锡”神。除前述“阿浑年锡”外,《夕祭坐于杌上诵神歌祈请辞》中有“自天而降年锡之神、与日分精年锡之神、年锡惟灵”诸神号;《颂神歌祷祝后跪祝辞》、《夕祭灌酒于猪耳祷辞》《夕祭供肉祷辞》中,都有“年锡之神”,均应属同类。从其“自天而降、与日分精、惟灵”等限定词,和“年锡之神”与“上天之子”并称的排列来分析,应是天神中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且神通广大者。

 

从以上对诸神号满语大意的分析可以看出,《啸亭杂录》中列为“长白山诸神”者,多为天神、守护神、狩猎神等原始神灵,可视为满族人从渔猎时代起较早崇拜者。而列为“七仙女”“远世始祖”者,同样体现着古老年代的特征,之所以没有列入“长白山诸神”内,只是因为其有比较具体的含义可寻,并非是这个民族离开长白山生活区之后才开始信仰和崇拜的。

 

3、坤宁宫祭天。

 

比较常见的是于每月初一月祭祭神次日举行,即“每月初二日祭天一次”[20]。在春、秋大祭坤宁宫祭神的次日也要祭天,仪式与月祭祭天同。这种祭祀的场所在正对坤宁宫宫门南的索罗竿前(北),即满族萨满祭祀中颇具特色的“立竿祭天”。

 

1)、陈设供器。司俎太监等于神竿东北设红漆大案一,丁向。再将旧神竿从石座上,将竿上旧夹净纸、旧穿猪颈骨撤下,置铜海(大锅)内焚化。神竿石座前高桌上供银碟三,中一碟盛米,两侧碟空置。再于竿之西北摆放红漆架、方桌、木方盘、红铜锅、铜海等备用。进祭猪,置神竿石座东侧稍后,猪首向南。

 

2)、洒米祷祝。如皇帝亲自行礼,则在宫门内对神竿跪,由司俎满洲捧米碟向神竿洒米二次,祷祝毕,再洒米二次,退。皇帝行礼,退。如皇后一同参加,则行礼时皇帝在中,皇后在西。如皇帝不亲临,则由司祝捧皇帝御衣向神竿座叩头。

 

3)、杀猪供肉。司俎太监将祭猪抬至红漆大案上,头向西,省(杀)之,二太监以木槽盆接血。猪气息(死)后,转其头向南,司俎等剥皮,先将颈骨及精肉少许取下,其余部位各割少许,煮于红铜锅内。其他猪肉按节解开摆于木槽盆内,置头于前,蒙皮于上,向南顺放在大案上。肉熟时,司俎将熟肉切为细丝,取精肉颈骨供高案上西边银碟内,猪胆放东边银碟内。细丝肉切成后,放于二只碗中,连同筷子两双,与稗米饭二碗连同匙两只,一肉一饭,相间供于桌案上。

 

4)立竿食胙。如皇帝亲临,司俎满洲仍如前洒米祷祝。皇帝行礼后,司俎等以猪颈骨穿于神竿顶端,精肉及猪胆置于神竿锡斗内,将神竿立起,取净纸夹于竿与倚柱之间。将东首所供小肉饭撤至室内。如帝后亲临,则帝后食之,如不亲临则令坤宁宫内他人食之。西首所供小肉饭倒回红铜锅内,所余已熟汤肉令司俎、太监食之。 又将未煮之“大肉”撤进宫内,连同所灌血肠等入大锅煮之,熟后令大臣、侍卫等食之。但不得带出室外。食毕,将供具等安放于原位。

 

祭天的对象比较单一,故祝词也只有一段“安哲,上天监临我觉罗,某年生小子,蠲精诚以荐芗兮,执豕孔硕,献于昊苍兮.一以尝兮,二以将兮.俾我某年生小子,年其增而岁其长兮,根其固而身其康兮.绥以安吉兮,惠以嘉祥兮”[21]

 

4、坤宁宫求福祭祀。这是清代满族宫廷和民间都十分重视的一项祭祀,或称之为“树柳枝祈福”、“祭佛陀妈妈”。一般在祭神祭天后连续举行。清宫所行者保留着许多民间原有的特色。主要程序如下。

 

1)、陈设摆供。祭前数日,由司俎官等向满族民间无事故(丧病等)之九家内,索要棉线并捻成线索两条。另砍取高九尺、径三寸柳树一棵,安设于坤宁宫窗外廊下正中的树柳枝石上,柳枝上挂镂钱纸条、彩色绸片等。西炕朝祭神位前炕桌上,供香碟三只、醴酒三盏、豆擦糕九碟、炸糕九碟、打糕九盘,炕沿下供醴酒一尊。西炕南侧求福高桌上供醴酒九盏、煮鲤鱼二大碗,稗米饭二碗、水团子二碗。以箭(称神箭)一枝,上系麻一缕,并将从九家索取棉线捻成的两条线索悬挂于箭上,将箭立于炕下酒尊之北。将用黄绿色棉线捻成的索绳(俗称子孙绳)一端系于西墙的铁环上,另一端系于窗外的柳枝上。

 

2)行礼祷祝。此仪式一般都由皇帝皇后亲临行礼。帝后入坤宁宫立于南首,司祝擎神刀诵神歌祷祝三次,其间都有三弦等伴奏并由太监歌鄂罗罗。

 

3)、受福。司香等将西炕前南侧求福供桌抬至屋外柳枝前,司祝左手擎神刀,右手持神箭立于桌前,皇帝皇后跪,司祝以神箭上所附练麻拂拭柳枝,边举扬神箭边诵神歌祷祝,共三次,其前两次要奉练麻给皇帝,后一次给皇后,皇后均“三捋而怀之”(象征性的受福仪式),毕,帝后一叩头,举桌上所供之酒洒于柳枝上,以桌上所供之糕夹于柳枝间。将求福供桌归回原处,司祝仍如前举扬神箭三诵神歌,帝后仍“三捋而怀之”。毕,司祝取下神箭上所系线索,将神箭放回原处,皇帝至常祭神位前跪,二司祝分别将两条线索挂于皇帝皇后项上,帝后向神位一叩头。然后坐于西炕受胙食福,毕,还宫。

 

4)夕祭求福。北炕供桌上仍设香碟、酒、豆擦糕、炸糕、打糕等。司祝系神裙、束腰铃、执手鼓诵神祷祝,皇帝皇后仍如夕祭行礼受胙。毕,将柳枝所挂线索收于袋内,仍挂于西墙。其柳枝送往堂子,到除夕祭祀时焚化。皇帝皇后所挂线索三日报解下,由皇后亲持入坤宁宫交与司祝,贮于西墙所挂口袋中。

 

求福的各仪节祭词中,都以“佛立佛多鄂莫西妈妈”为祭祀对象按《祭神典礼》中的解释,是“为保婴而祀”[22],并有“今敬祝者,聚九家之彩线,树柳枝牵绳,举扬神箭以祈福佑,以致敬诚”的祝词。从《树柳枝为婴儿求福祭祀司祝于户外对柳枝举扬神箭诵神歌祷辞》也可以看出树柳枝祭祀主要是为儿童祈福,而“佛立佛多鄂莫西妈妈”,是满族的一位主管生育的女神,祭祀她是为了求得子孙繁衍。从后面所述的民间祭祀的求福仪式中可以更确切地看到这一点。

 

此外,坤宁宫祭祀中还有四季献花神、祭马神等,多是结合常祭月祭进行。从《祭神典礼》中所载相关祝辞看,四季献花神是在春夏秋冬各季节,分别以雏鸡、子鹅、鱼、雉等,于相应时日背灯祭时供献,其祭辞中有“以山林(或江河)所获珍馐”、“家畜珍禽”等敬献于神之语。为所乘马或群牧祭祀,则在朝祭和夕祭各神辞中换为与马匹有关的词句。

 

综观清代宫廷萨满祭祀,尽管举行频繁,种类较多,但其基本样式不外乎祭神(包括朝祭和夕祭)、祭天(立竿祭天)和求福换索(树柳枝祈福)三大类。从下文的介绍中即可看出,这些正是满族萨满祭祀最常见和最重要的内容。与民间相比,宫内所行者只不过次数多,所用祭具和供品丰富精良,礼仪制度相对严谨而已。这些都是由于宫廷主人为满族最高统治者的特殊地位和民间无法比拟的物质条件决定的。其所体现的传统信仰及祭祀目的,与满族民间并无根本区别,只不过是不同环境下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已。

 



[1] 《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卷首上谕。

[2] 《满洲祭神祭天典礼》祭神祭天议。

[3] 《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八百九十二。

[4] 《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八百九十二。

[5] 《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八百九十二。

[6] 《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卷一“汇记满洲祭神故事”。

[7] 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892

[8] 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892

[9] “某年生小子”并非祭词内容,实际祭祀时是加入主持祭祀者的生年,如“甲子年生小子某某”之类根据具体情况而定。以下祝辞此句皆同

[10] 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894

[11] 嘉庆《大清会典事例》卷894

[11]

 

[12] 《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卷一页二十。

[13] 昭梿《啸亭杂录》卷九。第279页。中华书局,1980年,北京。。

[14] 《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卷一.

[15] 见《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卷一。

[16] 《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卷首阿桂、于敏中奏折。。

[17] 见刘厚生《清代宫廷萨满祭祀研究》第211页。吉林文史出版社,1992年。

[18] 刘厚生《清代宫廷萨满祭祀研究》第211页。

[19] 刘厚生《清代宫廷萨满祭祀研究》第212页。

[20]见《典礼·汇记满洲祭神故事》。

[21] 典礼\卷三

[22] 《满洲祭神祭天典礼》卷首奏折。

爱新觉罗家族的女画家
作家关捷:一个在宽路上阔步的人
无笑女人成长为教女人微笑的教师
肇恒玉
启骧
 
· 通知:2016年11月...
· 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会照片
· 参加沈阳市少数民族联谊...
· 参加黎明满族联谊会照片
· 2016年 满族联谊会...
· 黎明公司满族联谊会持续...

中国版权归 沈阳市满族联谊会 所有      地址:沈阳市沈河区南关路122-1号 

QQ群:36843671     E-mail:sy_home@163.com